无显著诱因下现身头脑昏晕,山民主因间断头晕1个月加重4天入院

女性,64岁间断头晕2年加重2天患者入院前2年,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头晕,有视物旋转,每次发作持续约10分钟,每日发作约3次;无恶心、呕吐,无耳鸣无耳部闷胀感;无头痛,无口角歪斜、流涎,饮水无呛咳;无胸闷、胸痛,无腹痛、腹泻。为求诊治,来我院就诊,查头颅I:头颅CT平扫未见明显异常。遂以“后循环缺血”收入院。自发病以来,患者神志清,精神可,食欲可,睡眠一般,大小便如常。既往高血压病史10年,最高150/90mmHg口服“促福达治疗,血压控制尚可;帕金森病病史4年,口服“银杏叶提取物治疗;无肝炎、结核等传染病接触史;无外伤、手术及输

患者,女,58岁,农民主因间断头晕1个月加重4天入院。患者于入院前1个月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,无头痛、无恶心呕吐,无流涎等症状,持续时间约1分钟后症状逐渐缓解,在家中未行治疗,此后间断发作,于4天前患者间断头晕症状频繁发作,每次发作持续时间约1分钟左右,为进步治疗来我院就诊,诊查头颅CT示:脑干右侧腔隙性新发脑梗死;为行治疗门诊以“脑梗死”收入院,患者自发病以来精神、饮食、睡眠可,二便正常,无胸闷胸痛、无口角歪斜、无寒战高热等症状。既往有室性早搏病史10年,发现高血压病史4年余,血压最高达180/100mmHg,一直口服施慧达1片1次/日:自

男性,68岁,农民阵发性意识不清2天入院。患者入院前2天,夜间小便时出现意识不清,呈阵发性,发作时持续时间约为数秒钟,其后无发作;无头晕、头痛,无恶心、呕吐,无意识障碍,无二便失禁,无流涎,饮食无呛咳;无咳嗽、咳痰,无腹痛、腹泻。为求诊治,来我院就诊,查头颅CT:头颅CT平扫未见明显异常。遂以“短暂性脑缺血发作收入院。自本次发病以来,精神如常,食欲可,睡眠及二便如常既往高脂血症5年,口服“立普妥治疗;否认肝炎、结核及其他传染病病史;无外伤、手术及输血史;无食物及药物过敏史T:36.8℃,P:67次/分,R:1